黔东南田野日志(五)——榕江县
2014.11.26
      11月26日调查日志
      调查时间:2014年11月26日
      调查地点:榕江县教育局、榕江民族职校
      调查对象: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杨成效、基础教育管理办公室吴股长,教学仪器站站长苟建贵,榕江民族职校教务处处长杨通能,招生就业处欧文欧处长,学前教育班班主任罗轩老师,计算机应用班学生龙一
      一大早坐车奔赴了教育局,坐车的路上跟司机师傅闲聊榕江的职教情况,他现在眼里的职教是没有什么用处可言的,还不如初中毕业直接去打工挣钱快些,白白浪费的三年时间就可以赚很多钱了。我问他假如你是职校的校长,你怎么去发展职业教育的时候,他想了下告诉我应该真正让学生学点有用的技术,而不是读了三年书之后白白浪费了时间找不到工作又赚不到什么钱。在晚上回宾馆的车上,另外一个司机师傅给我了将近类似的对职校的看法,觉得职校学不到真正的技术。我想司机师傅的想法可能也是当地人想法的一个缩影,当然不止在当地,扩展到我的家乡,对于职业教育尤其是中职所产生的轻视甚至鄙视态度是如出一辄的。职业教育意在培养从事某种职业所必需的知识与技能,尽管国家一直在提倡发展职业教育尤其是今年的大力度宣传和发展,人们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还是很难改变,尤其是在农村,人们想要凭借教育来改变命运,对于职教的选择往往是一种不得已的行为。
      我首先跟教育局办公室的杨主任见了面,说了我想要了解的三大方面的内容,想要的资料,需要他提供的帮助。他很热心的跟我介绍了榕江的教育概括,并跟我自豪的说现在正在编纂一部榕江县的教育志,但因编纂人员是退休的老职工,又还没有定稿,没有电子版,也不会拷给我,所以没有看到,但是还是跟我简单的介绍了教育志,它是梳理了从记载下来榕江教育的发展情况,并给了我一些学校的年度总结报告(因只有一份纸质版,我照了部分学校的总结)。在基础教育管理办公室我得到了榕江县的教育的整体概括,每年的一个学生总数情况,以及教师的基本情况,在这边我还主要还问了“控辍保学”、 “撤点并校”两个个方面的问题,在榕江地区,基础教育尤其在初中,每一学年的辍学率很高,平均一学年都要辍学三四百人,这种情况是非常普遍的。为了实现“控辍保学”,教育局是让各个学校的教师直接到学生家里进行劝说,同时又跟学生做工作,2012、2013年都做了很多次这样规模的进行劝说,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在撤点并校的问题上,吴股长跟我讲了撤点并校的原则、实施、结果处理三个方面的内容。大的原则方面,要征得当地村民的同意,或者村代表的同意,在这个的实施结果方面,聊到了当地村民的真实意愿与他们是如何劝服的。当时我提到了一个词,会不会威逼利诱,我以为是不可能的,但他说还是有这种状态存在,至于给多少钱这个他没有再谈了,最后撤点并校的结果是面临学生、教师、校舍的处置,大方针不变的情况下,学生选择其他学校进行学习是没有择校费一说的,而且还是一样享受国家的减免财政补贴。教师是以附近合并学校的需求来进行调配,力争让学科教师满意所在的学校。校舍的处理情况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让位于学前教育,鼓励学前教育的发展,还有一个就是归当地的居委会来统筹安排。撤点并校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撤掉又重新启动,这种状况在榕江目前只有一所,并跟我详细介绍了撤销需要上交的文件。(有些有电子版)接下来与教学仪器管理站的苟站长进行访谈和问卷的填写,因教育局无专门负责教育信息化的部门,是与教学仪器合在一起的,所以苟站长也不是很清楚在教育信息化方面的详细内容,但是在访谈中我可以很明显的体会到榕江教育信息化的程度其实并不高,尽管都非常重视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可资金的不足严重影响了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程度。本来计划要在教育局很详细的问清楚职业教育与经费投入与师资的具体情况,可是教育局职教司、师资中心、财局管中心出去开会或休假都无人上班,资料难以获取,加之职教的校长明天要去参加黎榕丛的侗歌比赛,让我尽快赶到民族职校,使得教育局所获取的材料不是很充足,打算再去一趟。
      在榕江职校的访谈和问卷发放都是有点匆忙的,不过因为教务处处长杨处长从的热情帮助,让我对学生、教师、榕江职校的整体发展看法有了更深的了解,了解的主要为学校的信息化状况,学校的整体情况,民族文化进校园的情况。招生就业处的欧主任则很详细的告诉了我关于招生、学生就业、校企合作、教师培训的信息,并给了我部分资料。罗老师作为一名职教的老师,向我介绍了她眼中的职教,夹缝中求生存的学校,以前的红火跟现在的衰落,国家的政策扶持、地方政府的不够重视、资金不足、社会对职教的认可度越来越低、招生也比较困难、老师的工资又低,使得职教的发展举步维艰。尽管作为一名年轻老师,她充满了热情与活力,还是对学生发展、学校的发展充满了担忧。我开玩笑,如果可以选择其他工作,她是否会依然留在职教,她跟我说肯定不会的,现在是为了就业,找个工作不容易,当问到她想做什么工作,她甚至笑着说只要不是老师就好,我想,难道教师的行业在他们看来如狼似虎?恨不得立马离开自己学了几年的专业,并离开那些学生?是不是社会的现实在一点点抹掉了他们的热情与能量?放学的时候,我在学校溜达,碰到一名十七岁的苗族男孩龙一,很羞涩,不爱说话,是计算机应用班一年级的学生,在我和他聊天的过程中,我注意到几个问题,家庭比较困难、学习积极性与想要的不符、专业学习太差、教师教授的远远不够、网络资源也没有主动获取的习惯。在他的说话中,他是不自信的,可能因为家庭的原因,他在考虑以后就业的时候更多的想挨着家近些,倒是如果外面工资高些就选择去外面。尽管他对自己所学的专业比较喜欢,也想继续从事这方面工作,倒是他对于学习计算机却没有很大的热情,我问了几个软件的使用,他告诉我只会word、excel的操作,连ppt是什么都不晓得,更不用说flash、3dmax、dreamwear等软件的使用,老师也不教,我想,这样教下去的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能做什么呢?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又如何能就业?欧主任所说的百分之百就业,怎么能保证?整个学校只有一间多媒体教室,两间计算机教室,一百台电脑,还有将近二十台电脑不能用,坏了至今还没有维修,老师们上课还是传统的黑板粉笔,只有少数课程前往公共的多媒体教室上课,使用率不高,关于信息技术能力的培训这几年都没有,每年只有四个教师出去针对双师型人才进行培训,远程教育培训从来没有过。从今天的整体状况看来,职中的信息化状况很低,主要是因为政府的扶持力度不够,资金不足,基础性设备跟不上,导致招生也比较困难。虽然名字为榕江民族职校,但是学校建筑,校内走廊文化、寝室没有什么民族特色,唯一的民族文化进校园便是侗歌,但也不是一个专业,是从各个专业进行挑选并在有活动的时候进行集训,可能作为少数民族的他们,天生所赋有的嗓音集训也是足以的吧!
      
      反思:
      今年榕江民族职校的校长、教务主任刚刚上岗,很多资料他们都不晓得,甚至找不到,使得资料的获取比较困难,招生就业处的欧主任所说的就业招生等像官面说法,要数据的时候不愿意给,以不在办公室这个笔记本上为原因把我推掉了。因为时间的原因,没有见到计算机应用班的老师,这个很可惜,还有侗歌的练习都没有看到,只是听到了,声音很优美,很特别,作为一个很少来到少数民族地区的我充满了吸引力。明天,黎榕丛三个县要组织侗歌比赛,学校的侗歌歌队要去比赛,让我对民族文化进校园的调查充满了担忧。
      
      11月27日调查日志
      调查时间:2014年11月27日
      调查地点:榕江民族职校、车民小学
      调查对象:榕江民族职校办公室张主任、财务处吴主任、幼师班班主任杨老师、幼师2班学生两名;车民小学雷副校长、四年级一班班主任张老师、五年级一班学生杨贵川
       今天获得职教的部分信息比较有意思,让我吃惊了一下,财务处吴主任跟我说他不晓得学校在信息化上的投资,只跟我说很低很低,几乎没有,我问了学校办公室的电脑掏了多少钱买的,计算机教室的电脑好多钱买的,他却跟我说了这样一个情况,办公室教师用的笔记本是广东一家联合办学的学校赞助了四十万买了78台教师笔记本,每台电脑三千五左右,海尔牌,剩下的钱用于网费和办公,而计算机室的一百多台计算机根本不是学校出资进行购买的,而是外地(他记得是浙江,几年前的事情了,记不清楚了)的一个老板买的设备,放在学校,学校一个学期交三万元的租金来进行使用,是一个租用的状态,学校根本没有钱来自己购置电脑,每年政府发放的资金根本不够买这些信息化设备,只能满足日常的办公并支付教师工资,一个月将近五千的联网费用已经让他们吃不消了。而学校的网站是直接交了两千元进行的一次性建设,尽管安排了一个人负责网站的更新和维护,但网站根本没有学校事务网站的资料,只有三个领导简短介绍,平常学校电脑维护主要由计算机老师负责,解决不了的才找外面的专门维修人员前来,这种状况据吴主任说很少,但我问他为什么有二十台计算机不能用还不进行维修时,他说他也不知道。找不到之前的经费',他给了我一份2014-2015年度的经费预算',并且告诉我每年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没多大变化。整体的听完学校在信息化投资的状况,我是感到吃惊的,以前的一所省级重点职业高级中学、全国职业技术教育先进单位是怎样一步步轮到这步田地的。我问了以前跟现在的一个对比,吴主任跟我说以前的职中是很红火的,上面所说的两个称呼都是1990年和1991年的事情了,那时候国家对于职业教育的发展是很重视的,地方政府也大力扶持,学校资金充足,社会对中职教育也普遍认可,学生教多,教师们也很有干劲儿。可是随着教育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社会对中职的认可度越来越低,都想升高中读大学,认为那才是唯一的出路,生源就得到了限制,这样也导致了地方政府在一系列政策的倾向性,中职变成为了一个被人冷落的行业,学生是一些初中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成绩不好才来读中职,而教师因为学生不爱学习,工资又低,热情又被这些冷水一点点浇灭,慢慢的也流于形式,教出来的学生就业不好,家庭、社会的认可度又变差,形成一个循环往复的死循环一样,得不到有效的发展。
       办公室张主任比较冷淡,跟他说清楚我来的目的想要的资料,他就让一个姓张的老师把教师的基本资料电子档拷给我,我向他咨询教师的流动情况,他说变动不大,一年两三个,今年就是校长和教务处主任,有些老师调走是因为家庭或者不想在职中干了所以跟政府申请调走了,我跟张主任询问可否给我近五年的教师流动状况资料,他跟我讲自己去看给的五年的教师名单,都有的,他们没有做流动情况的表,略显尴尬。他跟我讲,一些学校情况还是教务处了解清楚,他这里只有部分材料,我感觉得到他的意思是他不想再跟我聊天了,对他进行了感谢就赶紧去其他部门了。我发现,你十足的热情并不一定换来十足的“拥抱”,有些你热情可以,但有些也确实不行,换个渠道也许了解更多内容。
       为了不让心情变得失落,我到教学楼附近看看,发现教学楼墙上是关于中国教育名家的名言录,比如朱熹的“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晏阳初的“生活即教育”等,还有感恩语录以及介绍中国的国粹,比如京剧、丝绸等。拉住一个学生问了几个小问题,说知不知道上面的朱熹、叶圣陶、晏阳初是谁,啥时候的人,做什么的,一概不知,问他们看不看这些,他跟我说进学时看了几眼,以后就没看过了。另外一个叫蒋明翠的汉族学生告诉我,她们幼师所学的东西还算有用,但是很少用多媒体上课,感觉老师们都不怎么会,经常出现点小问题,索性就不用了,不过她很喜欢多媒体上课,感觉形象直观有趣,学校除了每年国家给的补助1500元,其他没有别的补助了,奖学金也几乎没有,只发过奖状,住宿费一个学期一百块,食堂的饭菜都是素菜,土豆丝,豆腐之类的,一顿四块,她说对于她们而言,算贵的,我还是蛮诧异的。我试着问了下每个月家里收入,她只跟我说不高,爸爸妈妈都在家里种地,打些零工,想赶紧毕业找工作,甚至说,如果可以,什么都不想学,现在学幼师都是为了早点就业。在去她们宿舍的路上,看到她好多同学,她告诉我其实她们班好多人只是想找个工作才来读职中,而当个老师在乡镇还是挺不错的。我听了是有点心酸的,选择一个专业甚至职业,在我而言应该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那样才会开心,每天疲惫的应付所有的一切,太累了。人,本来就不只是为自己活的,那为自己而活的那一部分为什么不紧紧抓住呢?
       下午的时间是一直在车民小学,一看到校门就很有特色,进去之后就是侗族的特色建筑鼓楼,两侧都有学校的宣传栏,再往里走就一个很高的鼓楼,鼓楼的旁边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榕树,整个校园都充满了民族特色。因为侗歌比赛的原因,校长带着车民小学的金蝉歌队去丛江比赛,而校长又是负责这一块内容的,所以一些很详细的资料没办法得到,但是雷副校长给我简单介绍了民族文化进校园,也就是车民小学特色,侗族大歌,它的组织形式,人数,平常的训练等等,还给我看了一本当地编的侗歌乡土教材,由贵州出版社出版,张勇等编制的,名字为“长大要当好歌手”,分级别对侗歌进行了分类,幼儿园小学低年级歌曲、小学高年级、初中、扫盲专用歌曲等,歌曲类别也很多,我照了书的一部分,因为只有那一本乡土教材,所以未能要到。学校的信息化状况又是让我吃惊的程度,只有办公的两台电脑,没有任何多媒体教室,和老师聊天,只有一个老师几年前参加过信息技术能力培训,但是用她的话说学了也白学,毫无用武之地。尽管作为一所城关小学,但是配置远远达不到城关小学的配置。城不城,乡不乡,县城学校得到的资助没有,乡村的优惠也没有,夹缝中生存。今天看了两所学校,信息化状况比较低,这同当地政府的重视程度、资金扶持力度息息相关,不晓得明天要去的学校会不会好一点。
      
      反思:忘了问教师平常的网上自学状况,被信息化状况太低给震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