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制造业企业价值链升级对策研究
【作者】: 张学敏,王亚飞
【出版社】: 西南大学
【出版日期】: 2008
【全文】: ■2008年第8期■现代管理科学附加价值一、全球价值链分工背景下中国制造业价值链战略环节的缺失在全球价值链背景下,国际分工模式由产品分工向要素分工的转变,也就是参与国际分工合作的世界各国企业,由生产最终产品转变为依据各自的要素禀赋,只完成最终产品形成过程中某个环节的工作。产品内价值链分工背景下,产品生产价值链是由众多的价值环节构成,价值链上的企业进行着从设计、产品开发、中间产品及最终产品生产制造、营销、出售、消费、售后服务、最后循环利用等各种增值活动。价值链上的各“价值环节”所创造的价值离散的分布于价值链中,从过程产品到最终产品再到最终产品销售,价值链上各环节创造的价值随各种要素密集度的变化而变化。产品内分工所形成的价值链各环节所创造的价值增值是不均等的,某些辅助性环节创造价值较低。如图1所示,我国大多制造业企业由于缺少核心技术,主要从事制造加工环节的生产。在产品内价值链中,价值链上各价值环节进入“门槛”是不同的,由于加工、制造环节的标准化以及“模块化”技术的发展,产品内各工序可以被调整和分割。因此,生产制造环节的进入壁垒不断降低,并且,从事生产制造的企业需要的“累积性要素”不多,大多只依靠容易通过市场交易而获得的一般性要素就可以进入,从而导致从事生产制造环节的企业越来越多,它们处在产品内价值链同一环节,展开激烈的甚至是恶性的竞争,当生产制造环节在和价值链上、下游环节交易时,其谈判议价能力和控制能力不断减弱,从而导致它们所获得的价值链利润越来越少,即位于微笑曲线下颚部分的企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整个微笑曲线变得越来越陡峭。面对制造加工环节的利润越来越少,跨国企业纷纷把制造加工环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将其战略重点纷纷向价值链两端转移,把企业资源能力重点向上游的产品设计、研发环节集聚,向下则向销售、渠道、品牌、服务环节集聚,随着这种累积循环趋势的强化,使得发展中国家企业在加工制造环节竞争越来越激烈,获得的附加价值越来越少,跨国公司构建的高端价值链环节的进入壁垒却越来越高,利润空间越来越大。在累积循环机制的作用下,就出现了两种趋势,如图2所示,一是微笑曲线的上凹深度逐渐增加,二是价值链上游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跨国公司在下游价值链的市场势力越来越强。二、全球价值链分工背景下我国制造企业价值链升级的多元化路径选择1.工艺流程升级和产品升级是企业价值链升级的量的积累。工艺流程升级是通过重新组织生产系统或引进先进技术,提高价值链中加工流程的效率,从而导致成本降低,产品质量提高,响应市场的时间缩短,利润率增加;产品升级是通过引进新的产品或改进已有产品比竞争对手更有效率,移向更先进的生产线(增加产品单位价值),从而导致新产品,新品牌销售率提高;相对单位产品价格增加而市场份额没有下降。工艺升级和产品升级是量的积累,无法改变产品内价值链分工的相对地位,但可以为企业将来的功能升级提供坚实的基础。2.功能升级是企业价值链升级的质的突变。功能升级是价值链升级的质的突变,企业通过嵌入价值链高端环节,改变产品内价值链分工的相对地位。功能升级包括提升市场势力和技术势力两个方面,并在二者的互动中实现功能升级,嵌入价值链战略性环节,增强企业对价值链的控制能力。对于中国制造企业而言,就是提高自身的市场势力和技术势力。技术势力的提升有利于增强新产品创新能力,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从而增强产品的市我国制造业企业价值链升级对策研究●张学敏王亚飞摘要:随着价值链分工的深入,我国制造业企业的分工地位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文章通过认识产品内价值链分工背景下我国制造业企业所处的价值链分工地位,借鉴国内外企业价值链升级的理论与实践,深入探讨了我国制造业企业价值链升级多元化路径,并提出企业层面、产业集群层面和国家层面的“三位一体”的升级对策。关键词:产品内价值链分工;升级;路径■发展战略-73- ■现代管理科学■2008年第8期场竞争力,增强企业的市场势力;而市场势力的增强则能提高企业全球资源整合能力,增加企业利润,从而能为企业技术创新提供资源保障、资金保障,提升企业技术实力。3.链升级的关键是要嵌入新的价值链战略性环节。对于中国制造业企业而言,嵌入新价值链有两种可能路径,一是通过原价值链所拥有或控制的战略性资源和核心能力,由原价值链的低端环节直接嵌入新价值链的高端环节;二是通过原价值链的生产、加工优势嵌入利润率更高的新价值链的生产加工制造环节,在新的价值链内的分工的相对地位仍没有改变,仍处于新价值链低端环节。而真正的链升级是指第一种情况。中国制造业企业价值链升级路径的选择,应充分结合自身的资源、能力及其在价值链中的相对低位。对于还未迁入全球价值链中的部分企业,应加强自身的工艺流程改进和产品制造能力的提升,力争迁入全球价值链,通过与跨国企业的合作中,模仿它们的技术,管理模式,积累战略性资源和增强产品研发能力,为全球价值链功能升级打下坚实的基础;对于已经具备较强的渠道和品牌建设能力的部分企业,比如,企业品牌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在国际市场开拓方面已经积累了一定经验,应大力提升自身市场势力,向价值链下游发展,掌握该价值链的渠道、品牌、顾客服务等价值链的高端环节;对于加工制造经验丰富,并通过多年的模仿、模仿创新和部分自主创新,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产品设计研发能力的企业,应主动向价值链上游发展,增强产品设计、研发能力,掌握产品核心或关键技术,掌握该价值链的产品设计、新产品开发、核心技术研发等高端环节,主导该产品的技术标准、发展模式;对于具有较强的研发能力,又有渠道、品牌和客户服务等能力的企业,实现价值链低端加工制造环节的外包,并集中企业战略性资源,嵌入并强化价值链高端环节,并主动探索嵌入新的有更高回报的价值链。三、构建我国制造业企业升级的“三位一体”战略对策1.企业层次:培育战略性资源,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价值链中的战略性环节一般是指上游的产品设计、研发环节,下游的渠道、品牌、顾客服务环节。而要嵌入这两大环节,关键是提升企业市场势力和技术势力,而这两种势力的培育关键是企业具备整合相关战略性资源,提升市场势力需要企业培育强大品牌,做好市场通道建设,改善顾客服务流程,提升技术势力需要拥有大量的设计开发人才,科技资源的积累。而这些能力、资源都属于累积性的战略性的要素,很难通过市场交易而短时间获得,需要企业坚持长期投入、积累,才能拥有。因此企业必须加强这些累积性要素的培育。如实行产、学、研相结合的战略联盟,加大投入力度,有效整合企业内外部科研资源,提高企业技术研发能力,掌握核心技术。2.产业集群层次:培育创新性产业集群,促进产业集群升级和竞争力的提升。国内外的理论与实证研究证明,产业集群内的企业要比集群外的企业具有更强的创新动力、更优的创新绩效。产业集群所显现的极强的竞争优势有利于集群内企业整合集群内的资源,培育竞争优势,嵌入产品价值链的高端环节。因此,国家应加强区域产业集群的相关研究,构建促进产业集群发展与创新的政策环境,促进产业集群的升级;中国制造业企业也应主动进入产业集群中,吸纳产业集群所创造的竞争优势,促进自身战略性资源的形成,培育自身的研发能力和市场控制能力。3.国家层次:构建国家创新系统,增强产业国家竞争力。促进我国制造业产业升级,提升企业在产品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地位,增强竞争力,离不开国家竞争力的提升,而要增强产业国家竞争力,必须培育生产要素的国家比较优势,促进科技、人才、品牌等高级要素的形成。必须加快国家创新体系的形成,增强我国产业国家竞争力。参考文献:1.曾铮,王鹏.产品内分工理论与价值链理论的渗透与耦合.财贸经济,2007,(3):121-123.2.刘林青,谭力文.产业国际竞争力的二维评价.中国工业经济,2006,(12):37-39.3.张小蒂,朱勤.论全球价值链中我国企业创新与市场势力构件的良性互动.中国工业经济,2007,(5):30-33.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05CJY012)。作者简介:张学敏,西南大学博士生,重庆工商大学管理学院讲师;王亚飞,管理学博士,重庆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讲师。收稿日期:2008-06-21。■发展战略-74-
【下载附件】: 当前用户没有下载的权限